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010722.com >

【足球城市】巴西里约热内卢:圣徒之城

  2019年巴西美洲杯正在如火如荼进行,桑巴军团在半决赛中淘汰了潘帕斯雄鹰晋级决赛,时隔12年后向他们队史第9座美洲杯冠军发起冲击。里约热内卢作为巴西乃至整个南美洲的门户,近年来承办了诸多大大小小的体育赛事。在1763—1960的将近二百年时间里,里约热内卢曾是巴西的首都。尽管1960年以后巴西首都移居至内地的新建城巴西利亚,但里约仍然是巴西最负盛名的城市。但除了足球,里约热内卢还有更多复杂的标签,比如基督山,比如桑巴舞,比如贫民窟。

  电影《上帝之城》为我们描绘了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世界,贫民窟恶劣的生存环境让孩子小小年纪便麻木不仁。不过,与大多数城市棚户别墅泾渭分明的城市布局不同,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与富人区可能就隔着一条街,它就是这样一个拒绝中庸的城市,偏要这种左岸地狱右岸天堂的极端辉映。每当夜幕降临,从科科瓦多山的山腰蜿蜒而下直到伊帕内玛海岸,罗西尼亚贫民窟的万家灯火灿若游龙。

  提到桑巴舞,人们脑海中会浮现出巴西人民衣着夸张的游街仪式,但它不只属于巴西狂欢节,也是里约人民摆脱贫穷的一项事业。桑巴舞起源于葡萄牙在巴西的殖民时期,被贩卖至此的黑奴在繁重劳动之余唯有靠起舞而苦中作乐。20世纪初,巴伊亚州的妇女们将这种舞蹈带到当时的巴西首都里约热内卢。从此,这种舞蹈开始从沿海流向内地,从贫民窟流向上层社会,从黑人、黑白混血的“穆拉塔人”传播到白人中间。1928年,巴西的第一座桑巴学校在里约热内卢建立,时至今日,全国已有2000多所桑巴学校。桑巴在巴西早已形成一个成熟的文化产业,市场也相当完善。每年都有不少贫民通过系统地学习桑巴舞,希望能在一年一度的狂欢节上出人头地。

  除了桑巴舞之外,众所周知,不少巴西人都依靠足球实现了出人头地的梦想。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窝藏着毒品交易和暴力犯罪,也养育了无数足球天才。从巴西初代球星莱昂尼达斯席尔瓦到享誉世界的“外星人”罗纳尔多,再到“国王”阿德里亚诺,无一不是球迷心中天赋型球员的代表人物。除此之外,里约还有四大球会,分别是弗拉门戈、博塔佛戈、瓦斯科达伽马和弗罗米嫩塞。

  里约热内卢最著名的足球俱乐部当属弗拉门戈,作为五届巴甲冠军,它也是巴西国内球迷数量最多的球队,而球队历史上最为光辉闪耀的名字便是济科。另外,与弗拉门戈共用马拉卡纳球场的是弗鲁米嫩塞足球俱乐部,他们曾三次夺得巴甲冠军。弗鲁米嫩塞的宿敌是博塔佛戈,这支球队仅在1995年夺得过唯一一次巴甲联赛冠军。

  瓦斯科达伽马与其它三支俱乐部有所不同,由于创立初期巴西国内种族歧视问题严重,而达伽马球员又多由黑人构成,因此遭到了博塔弗戈、弗拉门戈和弗鲁米嫩塞的排挤。直到50年代后种族主义不再猖獗,达伽马才得以和其他三支球队平起平坐。瓦斯科达伽马也有属于自己的传奇巨星——罗马里奥,2000年,33岁的罗马里奥以65粒进球创造了达伽马的单赛季进球纪录,同时帮助达伽马获得了俱乐部历史上第四座巴西联赛冠军奖杯。

  自2012年弗鲁米嫩塞拿到队史第三座巴甲联赛冠军以来,近年的巴甲王位皆由克鲁塞罗、科林蒂安与帕尔梅拉斯轮流坐庄,而来自里约热内卢的四大球会已经近七年未曾染指联赛冠军。放眼望去,科帕卡巴纳海滩依旧渚清沙白,耶稣仍然张着双臂俯瞰圣徒里约,但里约热内卢引以为傲的足球却终究在浮云朝露间蒙尘了。